[10] 音乐市场化是否有助于提高民乐的社会地位?

[问]音乐市场化是否有助于提高民乐的社会地位?

[答]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必需从历史的角度去认识。我读过一本有关我国优伶史的书 (“优伶”就是表演艺术家的代名词,颇有贬义),才知道在历史上,特别是清朝,表演艺术家是社会最低层的,几乎相当于权贵和富人的奴隶,可以说是任人宰割,命运极其悲惨。稍有身份的人决不会以此为生计,只是把音乐演奏作为个人爱好,除了给好友演奏或特殊场合外,决不在公共场合下抛头露面。而唯一的 “自由职业音乐家”是街头艺人(如近代的音乐大师阿炳),被看作与叫花子同类。而琵琶的境遇更惨,竟然常常与酒楼饭店和青楼妓院(也就是红灯区)联系在一起。远在白居易的《琵琶行》里,近在某些电影电视里,都有反映。这反映了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文明,无论其有多伟大,都可能有其不光彩的某些角落。历史上对待表演艺术家的态度,就是中华文明在历史上令炎黄子孙汗颜的污点之一(关于这个问题,下面还要进一步讨论)。 只有古琴音乐还算受人尊重,因为演奏古琴的人多为文人士大夫阶层,从来就没有以演奏古琴为生的,而真正听到古琴音乐的人也寥寥无几。 由于这个特殊原因,传统古典音乐, 如古琴音乐,从来就没有在大众中普及,只有一些神乎其神的传闻。琵琶音乐也只停留在白居易诗中的描写和一些对琵琶名曲《十面埋伏》的传闻,听到现场演奏的人也很少。所以,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们今天的社会是有了很大的进步。最近几十年表演艺术的社会地位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好时期 (文革时期除外)。今天的表演艺术家不再是昨天的优伶了。演奏高雅音乐的艺术家也不再把靠艺术为生(为公众演出的商业活动)当作耻辱了。因而普通老百姓也有了欣赏高雅音乐的机会。然而,由于历史原因,就平均而言,国内大众对高雅音乐的欣赏水平与西方(特别是欧洲)相比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为了更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讨论如下几个问题:

什么是古典音乐?其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听音乐?

在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古典音乐和高雅音乐常常作为同义词互换。任何一个民族都有他们的古典音乐,其最大特点就是与他们民族宗教或哲学相联系的,代表民族灵魂的音乐。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一个没有音乐的民族是没有灵魂的民族”,所指的自然是这种有灵性的、代表一个民族精神面貌的音乐和以真、善、美为至上的审美情趣。中华民族的古典音乐与绘画和书法同出一理,如道家的“天人合一”、儒家的仁爱、和谐以及佛家对人生的思考,以及真善美的追求等等。我们的古典音乐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很发达了,不仅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伯牙与子期)和孔子学琴的典故,更有精彩的有关音乐的论著。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似乎总停留在一个水平上,若遇到战乱和黑暗统治时代,反而会倒退。印度和阿拉伯国家的古典音乐也是与他们的宗教和哲学联系在一起的。也有很长的历史。特别是印度的古典音乐在近俩三百年内发展得非常成熟。正因为与宗教有关,所以他们的古典音乐在民间非常普及。对他们来讲,音乐之于灵魂就像粮食之于身体一样重要。相对来讲,较年轻的是西方的古典音乐。

西方古典音乐最初是与教堂联系在一起的,如德国古典音乐最杰出的大师巴哈的很多的曲子就是专门为每周的礼拜作的。而教堂是欢迎所有人去的。所以说欧洲古典音乐的普及少说也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而我们过去几百乃至上千年只有少数上流社会和文人有机会听到高雅音乐。普通老百姓常常挣扎在温饱线上,没有机会也没有条件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自共和国成立以后,曾经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老百姓翻身了,也有了条件追求更高的精神生活,但又遇上了“破四旧”“反右”和“文革”那段一切以“政治挂帅”的荒谬年代,传统文化遭到极大的破坏,传统古典音乐非但没有得到普及,还出现了断代现象。今天随着社会开放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古典音乐必然会受到一部分人喜爱,传统文化会得到复兴,优秀的部分会得到发展,发扬光大。残留的糟粕会逐渐被摒弃。

那话又说回来, 人为什么要欣赏高雅音乐呢?可以这样说:作为社会人有时难免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或言不由衷”的时候,唯有欣赏音乐可以真正做到完全为了自己。因为听不听和听什么完全是自己的事,既无人强迫、也不必“听”给别人看,也不必为了取悦他人去听音乐。对于那些从高雅音乐中获得无限精神享受的人,音乐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样的人,在西方国家非常多。一方面由于古典音乐普及的时间长,另一方面,由于古典音乐起源于教堂音乐以及后来与民间音乐相结合的艺术音乐,他们很容易随着优美的音乐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他们从音乐中体验天堂中的声音与和谐的美以及人间最美好的情感。由于音乐家(包括作曲家)是这种美的中介,因而西方人对音乐家非常尊重。优秀的音乐家和歌手常常被当作“天使”般尊敬和爱戴,因为他们把“天堂”里美妙的声音带给人间。

无容置疑,音乐与灵性是相通的,可以说音乐无需通过语言而直接作用于灵魂。无论是个人或是一个民族,给自己心灵里多留一些灵性的空间就会多一些福报,生活在社会的人们会多一些真诚、友爱和喜乐,少一些世俗的物欲横流、势利、嫉妒和争斗,也少一些天灾人祸。从这个意义上讲,爱因斯坦的名言是很有道理的。他说“一个没有音乐的民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民族”。中华民族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音乐文化非常丰富,特别是古典(文人)音乐文化。如古代圣贤和大家大多精通乐理,而孔夫子不仅有很高的造诣,更是特别强调音乐在教育上的作用。只是从隋唐以后,随着科举制度的建立,大多人读书都是为了功名,带有很强的功利色彩,很多已失去了传统文人应有的精神层面上的追求,音乐艺术的地位每况愈下。高雅音乐逐渐边缘化。主流音乐沦落到“红灯区”为娱乐服务,与之相伴随的是灵魂的堕落和社会风气的每况愈下,加之在很长时间里,经历了无数的内乱和多年外族统治以及近代的列强入侵的“外辱”和某些荒谬的政治动荡的“内耗”后,传统古典音乐的本来面目被蒙上了厚厚的尘埃。相比之下西方的主流音乐一直是教堂和音乐厅为主。知道目前为止,所有作为文化重要标志之一的音乐厅所上演的还是以古典音乐为主。

音乐是一种抽象艺术,是通过听觉对世界,对人生的一种感悟。说到底一首乐曲从第一个音的出现到最后一个音的结束,犹如人之出生和死亡,中间所经历的一切犹如生命的延续,最容易让人产生对生命的思考。而高雅音乐在陶冶人的性情,培养人的优雅气质以及开发人的智力方面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在历史上有过非凡成就的学者或科学家大多对古典音乐有很高的品味,古代如孔夫子、司马相如、竹林七贤如阮籍、嵇康、阮咸等更不必说,近代如爱因斯坦,钱学森等的音乐修养也是人尽皆知的。就普通人而言,很少看到有喜欢古典音乐的人粗俗不堪。相反心灵长期处于极端扭曲的人对音乐麻木而不敏感,以致于对美与丑、健康与有害的东西缺乏起码的分辨力,甚至完全颠倒了。当然,这里所说的是就所有音乐范范而言的,任何音乐都有美的,不止古典音乐。关于这个问题,也许“水”能告诉我们更多 - 请看视频:Youku:此生必看的科学实验Youtube:此生必看的科学实验

音乐是用耳朵听的,不是用眼睛看的。 欣赏音乐的过程也是“再创造”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讲,听众也是艺术家。在这里不存在内行和外行的分别,只有对声音敏感或麻木的分别。世上没有一个听力正常的人从一出生就对声音不敏感。婴儿对声音非常敏感,因为他们的心灵最纯净。反过来聆听高雅音乐也会使人的心灵变纯净,使内心平和和喜乐。

提到音乐欣赏,常常有人会说“我听不懂音乐”。意思肯定是说他对乐曲的意境和丰富的内涵感受不明确也说不清楚,并不是对美妙的音色以及音乐最基本的形式美没有感受。分辨不出音乐与噪音的正常人是不存在的。在聆听音乐过程中,如果内心感受到了某种难以言表的愉悦感,就说明音乐与听者产生了共鸣。如罗曼罗兰所言:“要是一个人听了乐器美妙的和弦或是听了温柔的歌声而不知欣赏,不知道感动,不会从头到脚地震颤,不会心旷神怡,不会超脱自我,那么这个人的心是不正常的,丑恶的,堕落的。” 因为只有那些心灵长期处于扭曲和变态的人,才会失去最基本的对音乐形式美的感受能力,才会分不清音乐与噪音的区别 (如上视频最能说明问题)。对于一般听众而言,无需刻意追求更多的所谓的“听懂”。音乐就是表达语言无法表达的感受。假如能用语言表达出来,那也就不必要作曲了。

当然还有一个欣赏层次的问题,但这往往与音乐本身(或演奏者)的水平有关。与绘画和书法一样,音乐也有真品和赝品之区别。真品是演奏者发自心灵的感悟,其感动人的地方也是独一无二的。赝品就是模仿出来的。关于这一点,听者一定要排除先入为主的观念。只有多听多比较才能提高欣赏水平,更懂得什么是好音乐。一般而言,最能打动人的心灵的音乐就是最好的。好的音乐感人至深,让人身心舒畅,启发人美好的心智,使人向善怀仁。总之,艺术没有统一的标准,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人而异的。与各人的天生禀赋、成长环境和修养水平有关。

对古典音乐的欣赏与消遣性的娱乐音乐是完全不同的。民乐也有古典音乐(即高雅音乐,主要是古琴音乐和部分其他乐器音乐)和娱乐性音乐(如流行音乐,合奏的和歌舞晚会等)俩种不同形式, 前者注重精神的升华,后者以娱乐为主。娱乐性音乐可以当作背景音乐来听,如在茶馆饭店,边听边聊天,或作其他事情。因而这种音乐比较大众化,听众相对较多。欣赏古典音乐要求专注,不可能做其他事情, 否则达不到应有的精神享受。 因而听古典音乐的是少数人, 即使在西方也是如此,相对于流行音乐而言,听古典音乐者的确是少数。然而就听众人数比例而言,在西方国家欣赏古典音乐的听众,特别在受到良好教育的人群中,其比例远远超过国内听众。这是以上所述历史原因造成的。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文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欣赏高雅艺术的人自然会增多。

我有时会听到这样的议论:说周边的少数民族都能歌善舞,随便找出一个人来,就又能唱又能跳的。只有汉族是最缺乏音乐和舞蹈天赋的民族。我极不同意这一说法。人类的自然禀赋是没有什么差别的。汉民族的音乐和舞蹈天赋被皇权专制时代的愚昧思想和习惯给压抑了。如前所述,受人尊重的自由职业歌舞家和职业音乐家在以前是不存在的,他们不是奴隶就是街头艺人,要么就是属于青楼妓院的。在那个年代,只要生活能过得去,试想有谁会去鼓励自己的孩子向这一方向发展?

音乐市场完全依赖于社会环境和听众音乐欣赏水平。有需要的地方才有会市场。

音乐市场化在国内还是很初级阶段,需要相当一段时间调整,包括音乐的普及教育以及和大众的沟通等等。同时也需要一批有很高艺术鉴赏能力,同时又有商业头脑的人,去发现好的艺术,去推广到社会上,这样有利于提高社会的整体艺术素养。

当然,众所周知,商业化也会有负面影响。一味追求商业市场效应对音乐艺术往往是有害的,特别是在大众的音乐欣赏水平普遍提高之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音乐文化和人文素质在社会上会普遍提高,听众的鉴赏力提高了,音乐市场就不会再混乱不堪,因为只有音乐本身是最有说服力的,而不是某某人或机构在吹捧。我们生活在当今这个年代是非常幸运的。便利的通讯和发达的网络为音乐家提供了前所未有推广自己艺术的条件,音乐家甚至有机会直接与大量的听众和观众建立联系,而不必通过中介。听众也有机会寻找到他们各自喜爱的演奏家和作品,而不是向以前一样被动地接受中介或媒体呈现给他们的艺术。这样就使得音乐市场有了向平等和公平竞争发展的条件。这样的竞争无论对音乐家或是音乐艺术本身都是健康的, 都是有利于向前发展的。这样的竞争不再是音乐家之间的竞争,而是市场对音乐家的挑战。音乐家不再需要为外在的东西束缚,而完全置身于发展自己,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和音乐表现力,因为音乐最终是要给人听的。在今天这样的条件下,好音乐是想藏都藏不住的,就是所谓的“是真金迟早都会发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出发,我认为音乐市场化应该是有利于民乐的发展的。

任何事物的发展, 都是由内在和外在俩个因素决定的。对于民乐来讲,内在因素主要包括音乐人整体文化素质和修养水平的提高。如文化修养的提高,音乐理念的升华,个性独立以及和谐的社会关系,是提高音乐的社会地位的前提。外在因素是整个社会(文化)环境和(设施)条件的改善,听众艺术鉴赏力的提高(至少不再出现音乐会场现场乱哄哄的现象)。 但从历史的角度看,无论音乐人的整体文化素质还是大众的音乐观念以及欣赏水平的提高都是需要时间的。音乐的市场化给了听众更多的选择余地,必然会出现一批热爱传统古典音乐或高雅音乐的听众。也就是说,音乐市场不断会对音乐有更高的要求。这同时也会促进音乐工作者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因为当听众的欣赏水平提高后,文化内涵不多的音乐将不受欢迎。举例来说,由于历史原因,古琴界的文化素养就平均而言比其他乐器高。今天喜欢古琴的人越来越多,就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文化内涵深厚高雅艺术感兴趣。有什么样的听众就会造就什么样的音乐家。 所以我相信民乐的命运将会越来越好。

 

[上一页] [下一页]

 

[华音网:刘芳访谈录] [刘芳在《世界音乐杂志》的采访问答(英文)]

[反回主页]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