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市場化是否有助于提高民樂的社會地位?

[10]

[問]音樂市場化是否有助于提高民樂的社會地位?

[答] 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必需從曆史的角度去認識。我讀過一本有關我國優伶史的書 (“優伶”就是表演藝術家的代名詞,頗有貶義),才知道在曆史上,特別是清朝,表演藝術家是社會最低層的,幾乎相當于權貴和富人的奴隸,可以說是任人宰割,命運極其悲慘。稍有身份的人決不會以此爲生計,只是把音樂演奏作爲個人愛好,除了給好友演奏或特殊場合外,決不在公共場合下抛頭露面。而唯一的 “自由職業音樂家”是街頭藝人(如近代的音樂大師阿炳),被看作與叫花子同類。而琵琶的境遇更慘,竟然常常與酒樓飯店和青樓妓院(也就是紅燈區)聯系在一起。遠在白居易的《琵琶行》裏,近在某些電影電視裏,都有反映。這反映了在人類曆史上,任何一種文明,無論其有多偉大,都可能有其不光彩的某些角落。曆史上對待表演藝術家的態度,就是中華文明在曆史上令炎黃子孫汗顔的汙點之一(關于這個問題,下面還要進一步討論)。 只有古琴音樂還算受人尊重,因爲演奏古琴的人多爲文人士大夫階層,從來就沒有以演奏古琴爲生的,而真正聽到古琴音樂的人也寥寥無幾。 由于這個特殊原因,傳統古典音樂, 如古琴音樂,從來就沒有在大衆中普及,只有一些神乎其神的傳聞。琵琶音樂也只停留在白居易詩中的描寫和一些對琵琶名曲《十面埋伏》的傳聞,聽到現場演奏的人也很少。所以,從曆史的角度看,我們今天的社會是有了很大的進步。最近幾十年表演藝術的社會地位可以說是曆史上最好時期 (文革時期除外)。今天的表演藝術家不再是昨天的優伶了。演奏高雅音樂的藝術家也不再把靠藝術爲生(爲公衆演出的商業活動)當作恥辱了。因而普通老百姓也有了欣賞高雅音樂的機會。然而,由于曆史原因,就平均而言,國內大衆對高雅音樂的欣賞水平與西方(特別是歐洲)相比還有相當一段距離。爲了更進一步探討這個問題,我們有必要討論如下幾個問題:

什麽是古典音樂?其最大的特點是什麽?人爲什麽要聽音樂?

在這裏有必要指出的是古典音樂和高雅音樂常常作爲同義詞互換。任何一個民族都有他們的古典音樂,其最大特點就是與他們民族宗教或哲學相聯系的,代表民族靈魂的音樂。愛因斯坦有一句名言“一個沒有音樂的民族是沒有靈魂的民族”,所指的自然是這種有靈性的、代表一個民族精神面貌的音樂和以真、善、美爲至上的審美情趣。中華民族的古典音樂與繪畫和書法同出一理,如道家的“天人合一”、儒家的仁愛、和諧以及佛家對人生的思考,以及真善美的追求等等。我們的古典音樂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很發達了,不僅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伯牙與子期)和孔子學琴的典故,更有精彩的有關音樂的論著。然而由于種種原因似乎總停留在一個水平上,若遇到戰亂和黑暗統治時代,反而會倒退。印度和阿拉伯國家的古典音樂也是與他們的宗教和哲學聯系在一起的。也有很長的曆史。特別是印度的古典音樂在近倆三百年內發展得非常成熟。正因爲與宗教有關,所以他們的古典音樂在民間非常普及。對他們來講,音樂之于靈魂就像糧食之于身體一樣重要。相對來講,較年輕的是西方的古典音樂。

西方古典音樂最初是與教堂聯系在一起的,如德國古典音樂最傑出的大師巴哈的很多的曲子就是專門爲每周的禮拜作的。而教堂是歡迎所有人去的。所以說歐洲古典音樂的普及少說也有四五百年的曆史了。而我們過去幾百乃至上千年只有少數上流社會和文人有機會聽到高雅音樂。普通老百姓常常掙紮在溫飽線上,沒有機會也沒有條件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自共和國成立以後,曾經生活在社會最低層的老百姓翻身了,也有了條件追求更高的精神生活,但又遇上了“破四舊”“反右”和“文革”那段一切以“政治挂帥”的荒謬年代,傳統文化遭到極大的破壞,傳統古典音樂非但沒有得到普及,還出現了斷代現象。今天隨著社會開放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傳統古典音樂必然會受到一部分人喜愛,傳統文化會得到複興,優秀的部分會得到發展,發揚光大。糟粕會逐漸被摒棄。

那話又說回來, 人爲什麽要欣賞高雅音樂呢?可以這樣說:作爲社會人有時難免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或言不由衷”的時候,唯有欣賞音樂可以真正做到完全爲了自己。因爲聽不聽和聽什麽完全是自己的事,既無人強迫、也不必“聽”給別人看,也不必爲了取悅他人去聽音樂。對于那些從高雅音樂中獲得無限精神享受的人,音樂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這樣的人,在西方國家非常多。一方面由于古典音樂普及的時間長,另一方面,由于古典音樂起源于教堂音樂以及後來與民間音樂相結合的藝術音樂,他們很容易隨著優美的音樂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這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他們從音樂中體驗天堂中的聲音與和諧的美以及人間最美好的情感。由于音樂家(包括作曲家)是這種美的中介,因而西方人對音樂家非常尊重。優秀的音樂家和歌手常常被當作“天使”般尊敬和愛戴,因爲他們把“天堂”裏美妙的聲音帶給人間。

無容置疑,音樂與靈性是相通的,可以說音樂無需通過語言而直接作用于靈魂。無論是個人或是一個民族,給自己心靈裏多留一些靈性的空間就會多一些福報,生活在社會的人們會多一些真誠、友愛和喜樂,少一些世俗的物欲橫流、勢利、嫉妒和爭鬥,也少一些天災人禍。從這個意義上講,愛因斯坦的名言是很有道理的。他說“一個沒有音樂的民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民族”。中華民族源遠流長,上下五千年,音樂文化非常豐富,特別是古典(文人)音樂文化。如古代聖賢和大家大多精通樂理,而孔夫子不僅有很高的造詣,更是特別強調音樂在教育上的作用。只是從隋唐以後,隨著科舉制度的建立,大多人讀書都是爲了功名,帶有很強的功利色彩,很多已失去了傳統文人應有的精神層面上的追求,音樂藝術的地位每況愈下。高雅音樂逐漸邊緣化。主流音樂淪落到“紅燈區”爲娛樂服務,與之相伴隨的是靈魂的墮落和社會風氣的每況愈下,加之在很長時間裏,經曆了無數的內亂和多年外族統治以及近代的列強入侵的“外辱”和某些荒謬的政治動蕩的“內耗”後,傳統古典音樂的本來面目被蒙上了厚厚的塵埃。相比之下西方的主流音樂一直是教堂和音樂廳爲主。知道目前爲止,所有作爲文化重要標志之一的音樂廳所上演的還是以古典音樂爲主。

音樂是一種抽象藝術,是通過聽覺對世界,對人生的一種感悟。說到底一首樂曲從第一個音的出現到最後一個音的結束,猶如人之出生和死亡,中間所經曆的一切猶如生命的延續,最容易讓人産生對生命的思考。而高雅音樂在陶冶人的性情,培養人的優雅氣質以及開發人的智力方面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在曆史上有過非凡成就的學者或科學家大多對古典音樂有很高的品味,古代如孔夫子、司馬相如、竹林七賢如阮籍、嵇康、阮鹹等更不必說,近代如愛因斯坦,錢學森等的音樂修養也是人盡皆知的。就普通人而言,很少看到有喜歡古典音樂的人粗俗不堪。相反心靈長期處于極端扭曲的人對音樂麻木而不敏感,以致于對美與醜、健康與有害的東西缺乏起碼的分辨力,甚至完全顛倒了。當然,這裏所說的是就所有音樂範範而言的,任何音樂都有美的,不止古典音樂。關于這個問題,也許“水”能告訴我們更多 - 請看視頻:Youku:此生必看的科學實驗Youtube:此生必看的科學實驗.

音樂是用耳朵聽的,不是用眼睛看的。 欣賞音樂的過程也是“再創造”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講,聽衆也是藝術家。在這裏不存在內行和外行的分別,只有對聲音敏感或麻木的分別。世上沒有一個聽力正常的人從一出生就對聲音不敏感。嬰兒對聲音非常敏感,因爲他們的心靈最純淨。反過來聆聽高雅音樂也會使人的心靈變純淨,使內心平和和喜樂。

提到音樂欣賞,常常有人會說“我聽不懂音樂”。意思肯定是說他對樂曲的意境和豐富的內涵感受不明確也說不清楚,並不是對美妙的音色以及音樂最基本的形式美沒有感受。分辨不出音樂與噪音的正常人是不存在的。在聆聽音樂過程中,如果內心感受到了某種難以言表的愉悅感,就說明音樂與聽者産生了共鳴。如羅曼羅蘭所言:“要是一個人聽了樂器美妙的和弦或是聽了溫柔的歌聲而不知欣賞,不知道感動,不會從頭到腳地震顫,不會心曠神怡,不會超脫自我,那麽這個人的心是不正常的,醜惡的,墮落的。” 因爲只有那些心靈長期處于扭曲和變態的人,才會失去最基本的對音樂形式美的感受能力,才會分不清音樂與噪音的區別 (如上視頻最能說明問題)。對于一般聽衆而言,無需刻意追求更多的所謂的“聽懂”。音樂就是表達語言無法表達的感受。假如能用語言表達出來,那也就不必要作曲了。

當然還有一個欣賞層次的問題,但這往往與音樂本身(或演奏者)的水平有關。與繪畫和書法一樣,音樂也有真品和赝品之區別。真品是演奏者發自心靈的感悟,其感動人的地方也是獨一無二的。赝品就是模仿出來的。關于這一點,聽者一定要排除先入爲主的觀念。只有多聽多比較才能提高欣賞水平,更懂得什麽是好音樂。一般而言,最能打動人的心靈的音樂就是最好的。好的音樂感人至深,讓人身心舒暢,啓發人美好的心智,使人向善懷仁。總之,藝術沒有統一的標准,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人而異的。與各人的天生禀賦、成長環境和修養水平有關。

對古典音樂的欣賞與消遣性的娛樂音樂是完全不同的。民樂也有古典音樂(即高雅音樂,主要是古琴音樂和部分其他樂器音樂)和娛樂性音樂(如流行音樂,合奏的和歌舞晚會等)倆種不同形式, 前者注重精神的升華,後者以娛樂爲主。娛樂性音樂可以當作背景音樂來聽,如在茶館飯店,邊聽邊聊天,或作其他事情。因而這種音樂比較大衆化,聽衆相對較多。欣賞古典音樂要求專注,不可能做其他事情, 否則達不到應有的精神享受。 因而聽古典音樂的是少數人, 即使在西方也是如此,相對于流行音樂而言,聽古典音樂者的確是少數。然而就聽衆人數比例而言,在西方國家欣賞古典音樂的聽衆,特別在受到良好教育的人群中,其比例遠遠超過國內聽衆。這是以上所述曆史原因造成的。隨著人們生活水平和文化程度的不斷提高,欣賞高雅藝術的人自然會增多。

我有時會聽到這樣的議論:說周邊的少數民族都能歌善舞,隨便找出一個人來,就又能唱又能跳的。只有漢族是最缺乏音樂和舞蹈天賦的民族。我極不同意這一說法。人類的自然禀賦是沒有什麽差別的。漢民族的音樂和舞蹈天賦被皇權專制時代的愚昧思想和習慣給壓抑了。如前所述,受人尊重的自由職業歌舞家和職業音樂家在以前是不存在的,他們不是奴隸就是街頭藝人,要麽就是屬于青樓妓院的。在那個年代,只要生活能過得去,試想有誰會去鼓勵自己的孩子向這一方向發展?

音樂市場完全依賴于社會環境和聽衆音樂欣賞水平。有需要的地方才有會市場。

音樂市場化在國內還是很初級階段,需要相當一段時間調整,包括音樂的普及教育以及和大衆的溝通等等。同時也需要一批有很高藝術鑒賞能力,同時又有商業頭腦的人,去發現好的藝術,去推廣到社會上,這樣有利于提高社會的整體藝術素養。

當然,衆所周知,商業化也會有負面影響。一味追求商業市場效應對音樂藝術往往是有害的,特別是在大衆的音樂欣賞水平普遍提高之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音樂文化和人文素質在社會上會普遍提高,聽衆的鑒賞力提高了,音樂市場就不會再混亂不堪,因爲只有音樂本身是最有說服力的,而不是某某人或機構在吹捧。我們生活在當今這個年代是非常幸運的。便利的通訊和發達的網絡爲音樂家提供了前所未有推廣自己藝術的條件,音樂家甚至有機會直接與大量的聽衆和觀衆建立聯系,而不必通過中介。聽衆也有機會尋找到他們各自喜愛的演奏家和作品,而不是向以前一樣被動地接受中介或媒體呈現給他們的藝術。這樣就使得音樂市場有了向平等和公平競爭發展的條件。這樣的競爭無論對音樂家或是音樂藝術本身都是健康的, 都是有利于向前發展的。這樣的競爭不再是音樂家之間的競爭,而是市場對音樂家的挑戰。音樂家不再需要爲外在的東西束縛,而完全置身于發展自己,提高自己的藝術修養和音樂表現力,因爲音樂最終是要給人聽的。在今天這樣的條件下,好音樂是想藏都藏不住的,就是所謂的“是真金遲早都會發光”。所以,從這個意義上出發,我認爲音樂市場化應該是有利于民樂的發展的。

任何事物的發展, 都是由內在和外在倆個因素決定的。對于民樂來講,內在因素主要包括音樂人整體文化素質和修養水平的提高。如文化修養的提高,音樂理念的升華,個性獨立以及和諧的社會關系,是提高音樂的社會地位的前提。外在因素是整個社會(文化)環境和(設施)條件的改善,聽衆藝術鑒賞力的提高(至少不再出現音樂會場現場亂哄哄的現象)。 但從曆史的角度看,無論音樂人的整體文化素質還是大衆的音樂觀念以及欣賞水平的提高都是需要時間的。音樂的市場化給了聽衆更多的選擇余地,必然會出現一批熱愛傳統古典音樂或高雅音樂的聽衆。也就是說,音樂市場不斷會對音樂有更高的要求。這同時也會促進音樂工作者整體文化素質的提高。因爲當聽衆的欣賞水平提高後,文化內涵不多的音樂將不受歡迎。舉例來說,由于曆史原因,古琴界的文化素養就平均而言比其他樂器高。今天喜歡古琴的人越來越多,就說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文化內涵深厚高雅藝術感興趣。有什麽樣的聽衆就會造就什麽樣的音樂家。 所以我相信民樂的命運將會越來越好。

 

[上一頁] [下一頁]

 

[華音網:劉芳訪談錄] [劉芳在《世界音樂雜志》的采訪問答(英文)]

[反回主頁]

版權聲明